站老锁

ars吃智中心 mha主要吃轰胜出大三角 aoto吃安雷安和瑞金

是农场主胜x奶牛久

不知道2p会不会被吞…emmm其实也没有露什么吧!

期待小英雄的更新和凹凸的第二季…

实在太喜欢十杰胜…… 大概是胜出  还有恶魔久

最近沉迷饥荒…玩着玩着就自己给不同的角色拉郎起来 自己脑补的非常开心…

811山日快乐!

第一次过山日 好开心呀!山日的话 就是爬山吧!

1.画照片  以前的刺刺的小狮子头也超可爱啊 

2.莫名其妙的骷髅 感觉像daigo会穿的…

【吉榎】深夜一辆车

大概就是非常耿直的一张黄图单纯的想操一操小径x非常需要背后注意

穿死库水的径子和拥有大欧派的智子

吃了这么久吉榎的粮食 也该操操tag了!

补番的时候就截了一些图 其中这几张拼在一起就有一点不可描述(你难道不是故意的)

感觉很牙白 可以用来撸 存一下

你们啵酱就是个吃了成吨可爱长出来的嗲精啊!TTATT(补番感想)

之前发出去的外链被说看不到qwq于是就直接放了,注意避雷,注意避雷,就只是操操智智,可能会被和谐我也不管了…

补古早番截图停不下来 先存一点在这里…吹一吹p10智智明显的精灵耳还有好看的手

sammy真是个好名字……叫sammy的人我基本上都喜欢…

这个人真是越了解越讨人喜欢啊……唱歌好听 跳舞那么棒 画画特别厉害 字也特别好看 运动神经超群 长相又帅又可爱 人还幽默有趣综艺感强 更重要的是他像开关一样的反差萌!打开开关的一瞬间真的是太必杀死了好吗!

瞎搞一搞 

1p听猴西的control画的 非常中二 但是猴西唱歌真好听!


1p养目 

2p黄图 注意背后

1210突发监狱梗 官方大法好 

热烈祝贺温丁丁三十八岁生日快乐!!!!(横幅)

其中一些屯的图都在这一天发了吧!

吸丁哥真开心呀!!!!

P了四张图
…请相信我两只都超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啪嗒那两张实在是太好笑了没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光的丁

和流血的(恶魔)丁

以及强行SD

PS的滤镜好厉害哦呜呜呜!

搞你哥!整天就知道搞你哥!

you two go get a room(手动再见



【包叶】骑狼看账本(大纲脑洞)

【注意】

时隔一年多…清理电脑翻出来的2333333完全是大纲脑洞,自己看了一下,莫名,有点感兴趣!(被自己的脑洞击中好像也不奇怪)但是…缺了好多剧情233不知道现在已经半脱坑的自己还有没有毅力再补完总之…先放出来吧(手动笑哭


——————————————————————————————


到兽人世界---

-包子把叶修叼回领地-


--包子变成人叶修受到惊吓发现这不是自己小弟包荣兴吗--

-听不懂兽人语去找大眼(“卧槽,大眼?”叶修吃惊的脱口而出。)--

-大眼喂叶修吃药让叶修听懂兽人语--

-(……本来看到那头狼变成包子就已经够玄幻的了,现在大眼药得自己又点了一门儿语言天赋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晚上叶修饿了包子变翼狼出去叼了一头野猪撕成肉块儿给叶修吃。“……”刚才还在想着红烧牛肉香菇炖鸡括弧方便面的叶修一看地上这血淋淋的阵势顿时眼神死。

“…这个屌,哥要是吃这个可能就要去见沐秋了…”于是叶修生火烤肉大快朵颐,包子闻着香也去吃肉然后瞬间跪了从此喊叶修老大。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叶修觉得面前的这位“包子”跟原来世界的实在是很有既视感,但也不可抑制地吐槽着这连调料包都没有的柴肉简直是淡出鸟来!


--


---
叶修想去找大眼询问回到原来世界的办法
“嗯?怎么了吗?”王杰希注意到了叶修盯着他的视线,他眯起一边儿的眼睛询问的回视。
“啊…没,呵呵…不愧是魔术师呢。”叶修回过神来,想着当年就觉得大眼儿长了一张适合算命的脸,左眼儿看你未来右眼儿看你过去…说不定还会变个什么戏法之类的…这不,印证了嘛。
“魔术师?”
他没有听过这个名词,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毛,让他的表情平添了几分丰富。
“…不过你现在这样儿的应该叫魔法师了。”
“…”王杰希虽然还是没怎么明白这含义,不过他也没再多问,启口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你这个情况我没有什么具体的解决办法,只是有一个很渺茫的希望…在这片大陆上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王杰希像是思考了一下,顿了顿说:“远古的王者临降于谢尔普之岛,在混沌与慧芒之间将诞生出希望之始…这句话原本应该是说,王者降临,创造出雄性与雌性,他们彼此结合从而哺育出希望,也就是下一代…但是现在也有另一种说法了,据说有一位雌性曾经到过谢尔普之岛,并且在那里找到了‘希望之匙’,它能够开启时空之门…我觉得应该能够成为你的一个思路,虽然它的概率极小…”(现在看这一段感觉谜之中二玄幻奇葩)
“…行,能告诉我这些还是谢了啊,改天让你们个boss。”
“?”
“啊…不,改天…”叶修顿了顿口,思考了一下发现此时好像真的没啥自己能帮这位“魔法师”的地方,于是也就作罢,改口含糊了句麻烦你了啊便与王杰希挥手作别。



---
又不是喜欢瞎跑的小年轻,怎么来了个寻宝大冒险一样的展开?叶修慢吞吞爬上了兽化包子的背,威武的银色翼狼抖了抖两翼,叶修便僵了脊背,只管死死揪住手边的兽毛,整个人附在包子背上。

翼狼扭过硕大的头颅,吐出猩红的舌头像只哈士奇犬一样对叶修哈斯了几口气儿,随即乐颠颠儿地抬爪奔跑了起来。叶修又一次想起了小时候和叶秋一起玩儿过山车的经历…当初还是嫩了点儿啊…他感受了下面颊边吹过的凌厉刺骨的风,以及自己攥得都在发抖的手…
突然整个身体有了一种腾空感,猛然地失重让叶修吓出一身冷汗,他努力地用双腿夹紧野兽的宽背,却由于间距太宽他甚至有一种自己在劈叉的错觉…

“呜——”
耳边听到了翼狼短暂的嗥叫,像是在提醒。


“…”

叶修微微抬了抬头,眯着眼睛看到了周边水蒸气一样的云层。


身为一个平时最远不过出门左转隔壁商店抓包烟抱几桶方便面的宅男,活了二十七年多,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
叶修还没来得及感慨天地人生,就又感觉自己的重心开始偏移,这一次比腾升的时候来得更加毛骨悚然,他整个人渐渐地向野兽的尾部打滑。
俯冲开始了,叶修觉得风像是在向后极力拉扯着自己,他将头埋入了兽毛中紧闭起眼睛,无形中把一切都托付给了身底下这头野兽。


颊边的风趋于平缓,这段刺激的旅程却是在包子的肉垫爪下安稳的结束。



----
(烟草火烧后可做卷烟)
没烟没电脑,简直要命……
(于是叶修去寻找烟草做烟)(找到烟后)
……好像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要知道,在这种非常时期,还能找到个乐子…够不错了。

人都是有这么点儿习性…苦日子过惯了稍微尝点儿甜头就有够乐不可支的,知足常乐嘛…



---

每天的食物就是肉和树果,为了扩大菜谱,叶修邀了包子去觅食。

“包子!走,觅食去。”
叶修扒着门框朝外一招呼,翼狼便从不知名的地方儿窜出来蹦哒到他面前,哈斯哈斯地看着叶修像是在求赏。
哎呀…这还真给养成一只大汪了。
叶修抬起手夹起嘴边燃尽的烟卷儿往边上一甩,顺势摸了摸翼狼近在眼前的前吻。
翼狼眯起眼睛享受了会儿,叶修便就这它低头的姿势爬上了狼脖子。
“马都没骑过现在倒是骑起狼来了…”叶修拍了拍狼的侧颈,有点儿哭笑不得。
“算了,哥就是这么传奇…”俯下身抱紧了兽颈“走咯,包子!”
经过这么长时间对这一带地形的考察,叶修也勉勉强强画出了一部分大致地图,并且做了些已有植物动物的标注——虽然写字没有打字得心应手,但特殊时期还是得这么办的…

“南边儿野猪林!”
叶修在奔跑的颠簸中给包子下达了命令,包子得令,飞快地一跃而起,双翼顺势展开升上了天空。
---
(按照草纸上的地图标注找到了些能吃的植物,包子抓了只猪,到了小河边儿,叶修看着水好干脆下去洗个澡,翼狼包子入水闹,叶修在水边儿“反正不会游泳也没肥皂干搓两下泡一泡也就行了”这样想着然后被包子拉入水中痛苦挣扎偶尔浮上来喘口气“包子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包子在深水区扑腾,叶修因为不会水所以只能紧紧就着包子。

“我说…噗唔!包子,别闹!你在这儿玩儿我去岸边等你成吗!”叶修终于抓住空隙表达出他的需求。
“呜…呜!”包子咧着大牙点了点头,随后它像是想要表达什么一样停顿了下,然后翼狼的身形便转化缩小,直到变成一位高大的成年人。

“老大!我给你搓背怎么样?”此时叶修还是刚才就着翼狼的姿势,只不过对象变成了一位比自己还高一些的成年人…他的两臂环在包子颈后,整个人还停留在又一次看到“变身”的震惊中,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包子已经离他的脸距离不过一两公分了。


“…靠!”叶修被近在咫尺的脸吓得爆了粗口并且还松了手臂,于是果不其然猛得在水里打了个趔趄又窜起来重新搂住了包子。
“老大你怎么了,没事吧?”包子担忧地伸出长臂托起了叶修的屁股,叶修被迫用双腿环住了包子的胯部。


“……我没事!”叶修在这一系列动作结束后终于也平复了一惊一乍的心情,随之而来的是即使是城墙脸也招不住的尴尬…

“那什么…包子啊…不管怎么说先去岸边儿吧?”叶修敢发誓这也算得上是他生平第一次被逼到了这般田地,老脸上挂不住的一片红晕。
“好嘞!”包子咧嘴一笑呲出一嘴儿的大白牙,继续若无其事的托着叶修的屁股保持着一个色情的姿势向岸边游去…


,虽然离岸边儿距离也没多远,叶修还是在包子划水的一颠一簸中没来及闭气闷头灌了口水。
对叶修来说的百般艰辛之后终于上了岸,包子便嚷嚷着“老大,搓背!”叶修赶紧摇头摆手回复道:“不了不了还是回家吧!”


【盾铁】《骚粉内裤》炖肉pwp一发完

【盾铁】《骚粉内裤》

 

NC-17||PWP一发完√

只在lo放一点儿…这里太清白了,后续请移步红区http://hailstony.com/thread-1589-1-1.html

或者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871788290681837

 

 

今天钢铁侠穿得是一条骚粉色的内裤。
为什么steve会知道这个?

当事人抬起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天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这么不正常,这似乎还要从昨天晚上的庆功宴说起,tony当时醉得一塌糊涂,上半身是金红骚包的盔甲,掀开的面甲露出一张醉眼迷离,带着醉汉特有的痴笑却仍然魅力四射的脸,下半身几乎是光裸的,脚上套着及小腿肚的黑袜子,哦,是的,宴会上的人都知道了,那天钢铁侠穿着骚度可怕的粉色playboy内裤,clint指着tony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因为缺氧涨得满脸通红,thor也靠在沙发上发出粗犷的笑声。

会场中形形色色陌生的男女面孔一个个都夸张的笑闹着,tony在众人的簇拥、怂恿下将香槟淋了一头,他甩着脑袋叫喊着“wo~hoooo~”然后呲牙咧嘴的大笑起来,聚光灯打在他夺目的面颊上呈现出绚丽的光景,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这个浪到没边的男人身上…

然后?steve对这样疯狂现代的聚会力不从心,他本来也许应该从众人闹腾的不可开交的地方离开,然后找一个安静点儿的地方,也许是一处天台,然后吹风冷静下来……天哪他为什么要说冷静?意思就是那时他非常不冷静?

steve揉起了额角,他思考了一下,当时他看见那个骚粉内裤已经东倒西歪,到处勾肩搭背,各色各样的人男的女的都几乎把他摸了个遍,他摇晃着偶尔抓住一只正在捏他屁股的手,醉醺醺的咧出个笑道:“aha~i got you,bitch~”然后还刻意的扭了扭屁股…

这真该死,是的,就是因为这样steve才没能遵从他的“也许”只凭着头脑一热就挤过人群抓住钢铁侠的胳膊就将他拽离了他的舞台。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steve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拽着tony拨开纷杂的人群,接收着来自各处混杂着惊异、微妙的目光,径直离开了宴会,然后没头没脑的将tony带到了他的房间…一路上tony都软绵绵的,脚下走两三步都在打绊,steve失去了耐心,他将软绵绵的钢铁侠扛了起来,不顾tony的挣扎与难过的哼吟:

 

“hey…!怎么回事?放我下来…嗯…不行我要吐了……”
steve加快了速度,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房间并喊jarvis关好了门。

“……呜!”
steve将tony甩到了床上,tony蹙起了眉头,发出一声闷哼。
“take off ur suit.”steve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他看到tony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是在梦中发生的一样,tony顺从的卸下了他上半身的遮挡物,现在steve得到了一个只剩下骚粉色内裤和黑色袜子的tony。

Gosh…

稍微娱乐一下w感觉四老外梗巨萌就玩儿了…然后还有教你怎样养成不洗手的坏习惯√(。

【E陆】《搭档有神旗》(短篇fin)

【食用需知】

-架空妄想

-有关特工的部分完全瞎掰,有关特工的部分完全瞎掰,有关特工的部分完全瞎掰(三遍)

-E陆特工搭档,老E擅长暗杀狙击,夫人擅长侦查破密

-E陆only

 

可以的话↓

————————————————————————————————————————

 

 

 

紫发男人捏了下耳边的接听器。

“…行,了解。”

经过简短的一阵对话,男人单手捏开衣领前两颗的扣子接着跟脱套头衫儿一样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衬衣,一边扭头回房间取所需物品一边开口:

“老e?走,开搞了。”

沙发上睡着拿杂志挡着自己面部睡得飞起的褐发男人,一条腿还高高的架在沙发上。像是听到有人喊自己,虚虚应了一声儿,腿从沙发靠背儿上滑了下来。

“操…烦,妈的老子早上五点才睡的…现在几点?”

“十二点半了,我比你还迟睡一个小时…”

 

 

老e紧紧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掀飞了脸上的杂志,使劲揉了揉太阳穴一个挺身从沙发上直了起来,脚在地上摸索了一下没发现拖鞋,干脆的光脚站起来往卧室走。

前脚刚进卧室迎面就来了个家伙,老e想也没想伸手就接了,一摸就知道,一杆子跟了他许久的BarrettM82A1 。

“拿好啊,咱这回玩儿得怕是个大的。”

“多大啊至于夫人你都紧张。”

“我没紧张啊!”

陆夫人套上自己装有针孔摄像头的伪装戒指,调试了一下耳边的接收器,嘴里说着OK的打了个响指。

“不废话了,你好了咱就赶紧出发吧,我在外头等你。”

夫人蹬了蹬自己随意套上的运动鞋出了房间,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门里说了几句:

“对了…你穿麻溜点儿,其他的到了让他们那边的人提供就成。”

 

老e端起Barrett摸了两下,接着直接扛起走出了卧室。

“辣我还换个啥衣服啊,直接走走走。”

“…你这,你这身儿确定可以?”陆夫人忍俊不禁。

“哎呀没事儿…”

 

老e到玄关口撒了个人字拖,回首向陆夫人指了指耳朵,陆夫人点头捏住接收器说了几句两人便出了门儿。

……

“老e…我说那个,你这身行头实在是太违和了,一会儿到那儿赶紧换了吧,看得我太出戏了…”

陆夫人跟着走在前面的光膀子汗衫儿大马裤男后头下了一层楼就忍不住吐槽。

大马裤男扛着枪笑着随声应和了两下,两人瞎侃着来到了楼底下。

“哟…效率高呀,荒郊野外的来的还挺快!”老e侧头跟夫人讲。

“那必须的。”

陆夫人迈步向前拉开了车门儿,招呼老e过来一起上了车。

 

车很快开到了雇主所在地,并没什么特别扎眼的地方,跟夫人老e他们的屋子一样,同样地处郊外的一座欧式居宅。

司机将两人送到就敬业的开走了,俩也没迟疑停驻直接上前。

老e站门前停住了脚,看向陆夫人,夫人捏着接收器咳嗽了一声,没多久门儿就很轻松写意的开了。

一进门儿就站着个管家样儿的西装中年人,大手一挥一副里边儿请的样子,e陆很是随意的跟着管家屁股后头走着。

往里走至厨房,餐桌旁坐着个眼镜中年人,俩一想,这是boss没跑儿了。

“很高兴一起合作,你们的装备已经准备好了。”眼镜男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陆夫人没那个暴露自己乡味儿英语的意思,于是点了个头,在管家的带领下和老e一块儿领到了自己的一份装备。

两人都得到了防弹衣等基本的防备用品,此外,老e还得到了一个特殊的市区电子地图,陆夫人则得到了一个小巧的U盘。

“……流程差不多就是这样,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眼镜男指着桌子上的委托书大致介绍了下。

老e果断地拿了委托书,像模像样的say了个bye,陆夫人也就跟着向眼镜男点了下头,两人跟着管家潇洒的出了房子。

 

管家向两人鞠了个躬,和眼镜男一样扯着官腔祝福了几句并递上了一串儿车钥匙,便退回了房间。

门外,老e打开委托书瞄了两眼便递给了陆夫人。

“惯例你研究~”

“行…我来看看。”

陆夫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一次的目标确实比较棘手,涉政了,一般都比较难搞。而这一次还涉入较深…S国上层官员,平日看起来老老实实的一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惹上大祸,不过这些都不是俩人关心的事。将人名一扫,发现挺有名也就是心里槽两句,立马也就奔着主要的看了。

 

他的人际关系,平时出没的场所等等…

还有一点陆夫人需要注意的就是他居住地的电网信息屏蔽是否严谨…任务内容除了解决掉其人,还需要将U盘内容黑进他的电脑,造成一系列假象。

目前的时间是下午14时38分,该官员15时左右要参加一项重要的会议,老e还需要一些时间观察会馆附近的地形,陆夫人则需要赶到该官员目前入住的地点。幸运的是,该官员目前是在一所高档宾馆短期停驻的状态,并且该地离会馆距离十分近,方便了e陆两人之间尽快接头。

夫人将委托摊开,大致叙述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老e点点头表示明白。

“那咱就赶紧出发吧,时间不多了。”

“走。”

打开车门儿,陆夫人自觉地做到了驾驶座上,老e背着枪大喇喇坐到副驾驶上,没办法,陆夫人比他要熟路。

车子一路平稳的出了郊区,拐进一条七里拐弯儿的巷子。

“好了,到这儿咱就得放弃这大宝贝儿了。”陆夫人下了车,走向车头拍了拍前盖儿。

老e掏了掏耳朵,笑道:“夫人…你这一路爱哼歌的习惯能不能改改,灵魂级别啊!”

“哼哼…你大爷……”

陆夫人也笑开了,象征性给了老e一个膝顶,俩人互黑了一会儿便适时的回归状态,走进了小巷。

 

一段波折的路过后,陆夫人停住,回头看向老e指了指右边的平顶房,接着再指了指前方。老e比了个OK的手势,两人便就此分别。

 

此时,老e需要到达的地点是会馆对面一座老旧平房的房顶,由于是出租的复式楼,屋顶的视野较为开阔,人烟稀少。这是必备的两点,此外,一些不用的废弃物也可以充当遮掩。

老e在等待与观察中还要随时向陆夫人提供下一步的信息,每一步都很关键。

而陆夫人则穿过巷子走向了街区。老e端着枪没法出现在人前,而夫人现在的装束已是近乎寻常,只要不被发现外套内的防弹衣。

他侧腰部揣了一把军刀,精巧而不会很引人注目,接收器神似助听器也为他打了个幌子。

 

“…宾馆到了?总统套房010,注意有干扰别坐电梯…”

夫人的耳边传来老e熟悉的声音,很认真的提醒着情况。

耳朵有点痒痒的。

……任务,别分心!

“下一层到楼台左转,好…小心大概10秒钟后楼梯口有服务生经过……”

“嗯…接下来就是破译密码了,辣个电子锁,这个就交给你了。”

 

电流音过后,老e的声音终止了,陆夫人也进入了状态。

借助高科技破解是必不可少的,陆夫人手法老练,迅速的黑了密码开锁闪身进门。

嚯!是奢华啊。

心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但动作没停,绕到了供休憩用的房间里才发现了一部手提电脑。陆夫人打开电脑,果然,电脑也有上锁。

Never mind.

将U盘接入电脑,它便自动输入几个程序,陆夫人只要蹲等将惯用的破解算法插入便能完成。

正在等待程序自析……

手提电脑的液晶屏幕中不断跳动闪烁着编码数据,一排排向下刷新着…房间里安静异常,背后是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床铺,与卧室衔接的还有一处向外突出的观景飘窗。当然,这里并不是沿海地区,没法拥有海景,目之所及的只有一片片平房,街道。

 

此时,距离一公里左右开外的某一处。

小巧的液晶屏上显示着一个红点正在接近顶楼总统套房。

“注意,有人接近了。”老e皱眉。

然而代表着同伴的绿色标示却纹丝不动。

“夫人?”

老e眉头越皱越紧,红点已经到达了走廊。

“啧。”

 

接收器里还是一片安静…

虽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俩确实只做有意义的对话,但是这样的安静总让人有些不安。不管是不是自己立得旗子,陆夫人都直觉的有什么不妙。

 

算法程序正在载入……

 

89%、92%、95%……99%

100%!

看到‘已完成’三个字便毫不犹豫的拔掉U盘,是的,进来的门被打开了。

陆夫人没有一点儿迟疑地扭头几步跑上飘窗台,身后已经响起了枪械上膛的声音,夫人转身抬腿一脚扫掉了背后人手中的枪,紧接着立马拉开窗户纵身一跃,落到宾馆门口向外突出的一圈防弹玻璃平台上,再迅速从门顶平台上跳下地,一阵翻滚途后稳住步子侧身拐进街道。

 

很庆幸,人烟稀少不会引起骚乱。

 

这时候不论以往任务有多么冷静的陆夫人也有些焦躁了,一边手不断地按动调试着接收器,一边尽量凭记忆寻找着来时的方向。

“……”

“!老e?”

陆夫人甚至已经不清楚自己是怎样折腾的接收器,不过他总算听到了老e的声音,虽然还伴随着电流声卡得稍微有些听不清。

“……夫人?夫人你听得见吗?”

“我听到了!请告诉我你的方位,我这儿有个待解决的!”

 

“你的右手边,穿过十字路口左拐前进二百来米就能到我的射程范围!”

夫人此时背靠着电话亭,现在他可以肯定的知道,那个现在正在追杀他的准是个同行…只是他们的任务互相冲突罢了。

没做过多停留,夫人从有电话亭遮挡的地方冲了出去,但是老e所指的十字路口要考虑有交警还是比较危险的情况。没办法,只能另寻捷径。

陆夫人识路,侧身便拐进一条小巷,小巷曲折迂回,夫人抓着防盗门栏杆跃上了平房顶不断向前奔跑着。

就这个方向,快到老e射程内了!

 

屏幕上的活动的绿点离自己越来越近,老e移开了看向屏幕的视线,专注的盯向一个地方,枪杆子已经渐渐握紧。

来了!

熟悉的紫发出现在视界里,枪口稳当当的对准了离那抹身影距离大约十几公尺的那个活动的位置。

扣动扳机。

敌人头部猛然一扬,身形向后一个趔趄倒下了。

“……”

“…呼……谢啦老e,这地方儿就不至于被发现了。”

耳边是陆夫人喘着气说着话,老e没忍住嘴角就弯了。

“夫人你说着话我可虚的慌啊…”

这边厢还在喘气的家伙一下子忘了呼吸,老e听着那边的反应直接哈哈哈笑开了。

 

畅笑声都是有感染力的,于是夫人也笑着爆了个粗口。

“…哎,行了行了,咱任务还没完成呢。”

及时收住也得是个好习惯…夫人看了一眼宾馆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表。

“我把这个收拾了之后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我估计宾馆那边儿已经来人了…刚接收器出Bug了。”

看不清夫人的表情,但是接收器里传来的声音带着低落的情绪。

“没事儿,能搞。”老e把枪端在肩上立起来,话说出口没多大,但能让人信。“辣就重新选个地址吧,他开完会就直接回宾馆了是吧,虽然倒是想搞暗杀…但是如果条件不允许的话也没办法,我找一个能蹲的地方先…”

老e低头研究者屏幕上的地点位置。

“行,善后清场子交给我就成。”

夫人应允,开始着手当前的工作。

 

 

“……”

老e皱着眉,沉默的盯着屏幕仔细研究着。

“夫人,目标的信息里是不是提到他返程还要经过一段步行?”

 

眼下,e陆二人处在平房林立的狭窄区,而据两人的得到的情报,目标会在结束会议后驱车抵达步行街走回宾馆,那个步行街相当于一个公园,而目标从来是有恃无恐的悠闲散步回家……今天就打他的脸。此外,夫人还总结出一个十分有利的条件——在他经过的那个时间段,将近17时的时候,公园的行人是很少的,不想引起太大骚动还是有机会的。

 

“没错,根据这个咱就可以推出接下来该怎么走了!”

陆夫人打了个响指,一阵交流后,决定了尸体处理完毕后就与老e碰头,并由他来接手老e的电子地图。

 

“好,我也差不多计划好在哪里蹲了…步行街附近对吧?那就……这儿呗。”

老e指头弹了一下屏幕,被他指定的位置立马跳出了清晰的地图。

 

 

进程已然规划好,二位各司其职着手进行。

老e在夫人的引导下绕路绕到了步行街附近的指定地点。

 

“好了…你搁这儿蹲好,我给你掐表,马上到了哟…”

陆夫人低沉又小声的声音从接收器里传来,直达大脑,老e有种夫人就在他旁边耳语的错觉。

 

“………夫人我跟你说,你现在别闹哦,要出事儿了咱可就麻烦大咯。”

耳边有低笑的声音,不一会儿便停止了,安安静静的。

还真一点儿声儿都没有,老e不动声色的瘪了瘪嘴。

 

接下来就是漫长而静默的等待。

 

所幸等待是有回报的,接收器里重新传出了声音,冷静而果断:老e,目标在你的射程范围内了。

“嗯,我看到了。”

 

老e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调整,瞄准,射击。

“perfect!”

 

陆夫人手中的电子地图上,距离绿点很近的红色光点已经消失,他忍不住为他的搭档叫了声好。

 

“收工。”接收器里是老e自信满满的声音,陆夫人觉得自己心里也充满了自豪感,笑容爬满了脸颊。

这一波的烂摊子就不该他们收拾喽!陆夫人噙着笑按了按接收器上的按钮,接下来就享受丰富的战利品吧!

 

 

◆◆◆一个月以后

 

郊外的一处别墅前,温暖的灯光从屋内透射洒在屋外的草地上,门口的楼梯前还随意摆放着几双球鞋。屋内,榻榻米地板上趴着一位棕发男人,半抬着头手里抱着个游戏手柄盯着前方60英寸的屏幕操纵着游戏人物战斗的热火朝天。

“…老e,别离屏幕太近,小心你的眼睛啦。”

紫发男人带着点无奈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知道啦,那夫人你也别嗑瓜子儿啊!”

老e假装生气的向旁边望了一眼,就看到陆夫人将瓜子放进嘴里顺便抿了一下手指。

陆夫人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老e心想,不好不好被萌到了。

“好!那吃完这把瓜子就该我玩儿了~”

“你这句话一说你这把瓜子可就吃不完了。”

“2333什么鬼别闹!”

陆夫人笑成一团。

 

真可爱!

老e分神又向旁边看了一眼,不出所料,游戏人物挂了。

“啧…你看吧,我就说嘛,你那把瓜子别说吃完,完全是一点儿没动!”

“好好好,还没吃完就到我玩儿啦!”夫人挺高兴,蹭过来搭上老e的肩膀捏走手柄。

松松垮垮的黑色小骷髅短袖,看见锁骨啦!

 

老e扭了下头,蹭到了夫人的脸,结果,夫人笑眯眯的摸了下他的头!

“摸摸~我这把赢了就给你!”

 

“…我靠!那我今儿就别想拿到了吧!”老e哭笑不得。

 

……算啦,这家伙难得任性一下,该宠!

这么想着老e就止不住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旁边已经开战的聚精会神的夫人。

“诶——!?这里怎么……”

看着会因为bug而懊恼的满脸写着不甘心的夫人,老e在一旁合不拢嘴。

换我来摸你啦。

这么想着手就凑到夫人的头顶一阵乱揉炸了一头的毛。

“!呜哇——”

夫人猝不及防的被揉到,手上一抖,角色直接掉进水里淹死了。

“卧槽!”

夫人看着屏幕愣了半秒,张口道:“我这把输了哦…”

……

老e觉得哪里不对。

“…于是手柄归我了,forever.”夫人重新掂起了手柄。

“哎,哎?喂……23333”

老e发动抢手柄大法,夫人护柄如子,两人在榻榻米上闹作一团,笑声不断。

 

啊,今天住在别墅里的一对儿搭档也是热♂闹非凡呢。

 

 

END.

 

 

 

 

咳……是这样的,做任务这个环节越写越长糖……好少,于是我就生硬的结束了第一个任务开始日常秀恩爱向(´-ι_-`)果然还是有点突兀啊…不管怎么说,感谢您看到这里(๑´ㅂ`๑)